记忆运城解放 —纪念运城解放66周年

发布时间:2017-12-02 20:51:22            来源: 关炬            浏览次数:


我是运城生,运城长,在运城上学,对运城有着深厚感情。我的老上级武仕元是解放运城的战斗英雄,和我先后一块工作过好几年,经常在一起谈解放运城。解放战争发展很快,部队调动频繁,阴差阳错把武仕元错定为烈士。我在运城烈士陵园看见武仕元名字,我向运城日报记者孟海生介绍了武仕元,是解放运城活着的烈士,战斗英雄。孟在报上介绍武仕元事迹,轰动了运城。纪念运城解放50周年时,运城地委特邀请武仕元为嘉宾出席纪念大会并讲话。后来他在西安饮食公司当了经理,又经常帮助运城餐饮业搞大型活动,从西安调厨师帮忙,一来二往他在运城熟人越来越多,大家都把他当功臣一样对待,尊重他、接待他。我们曾在一个单位工作过,虽多年不在一起,几十年来我们交往不断,我非常尊重他,关心他,经常看望他,他是解放运城的有功之臣,他当领导多年,阔达善良,实事求是,从不弄虚作假,群众关系极好。

先写他一段解放运城战斗事迹。那是1947年12月28日,解放军二纵四旅十三团以3000公斤炸药炸开北城城墙,解放军突破入城巷战一天,独四旅侦察班长武仕元带着两名战士到路家巷一个路口,遇到敌人阻击,他端起冲锋枪边射击边冲锋,到一个大门口,一脚踢开大门,俘虏了20多个敌人。

我看了徐向前元帅和王新亭将军的解放运城的革命回忆录和黄乃管主编的《解放运城》及相关文献资料,整理一个比较简短通顺能说明问题的材料,以供后人了解这段历史。

 

  一、粉碎敌军重点进攻    发动晋南攻势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抗日战争胜利,当时时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长蒋介石,借机想在中国消灭共产党,对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遭到解放区的全面抵抗,国民党军队全面受挫,蒋介石改变战术,对解放区采取重点进攻。于1947年3月13日,蒋介石命令胡宗南调动15个旅25万人对陕甘宁边区突然袭击。为了配合西北野战军,粉碎敌人对陕北的重点进攻,而我军发动晋南攻势,配合陕北作战。

当时由我军四纵队司令员陈赓,政治委员谢富治和太岳军区司令员王新亭,根据中央军委命令于1947年4月4日,集中6个旅约5万人,发起晋南攻势。

当天太岳第二军区分区56团长驱80余华里,从夏县赵村出发,奔袭运城机场,经三小时激战,击毁敌机三架,首战告捷。4月6日解放侯马、翼城,4月7日解放新降,8日解放稷山,河津,11日解放万泉县和禺门口,13日解放荣河县,15日解放猗氏、浮山,降县,23日解放临晋县,嵋阳镇东西堡,歼敌援军84旅二十八团两个营,解放了嵋阳镇和吴王渡,同日还解放了虞乡,风陵渡。24日解放平陆,25日解放解县和永济,26日解放闻喜,我军以摧枯拉朽之势,连克19座县城,俘敌16028人,毙敌1000余人,收复3万平方里,把晋南之敌困于安邑、运城,临汾孤立据点之内。

 运城在日本占领时就修了许多明碉暗堡,炮楼一个接一个。日本投降后,阎锡山收刮民财,加固城防设施,囤积军用物资,把山西作为向解放区进攻的桥头堡,成为策应西北中原战场物资补给基地。解放运城不仅对进攻延安的胡宗南侧翼的沉重打击,而且对巩固晋南解放成果,斩断阎锡山在晋南的魔爪,彻底消灭山西之敌具有重大意义。

4月26日中央军委电示:晋南作战部队应乘机夺取运城,并一部向吕梁扩张,解放吕梁南部,继续威胁陕北之敌侧翼。据此陈赓,谢富治率四纵队三个旅和太岳军区第二十四旅,太岳第二三四分区部队配合下,出击吕梁南部地区。

攻击运城的兵力由太岳八纵四个旅,西北野战军三个旅,晋翼鲁豫炮兵团,太岳二十分区,地方部队三个团和各县游击队进攻运城为主,同时包围安邑之敌。

二、为推翻阎伪反动统治,晋南人民奋起抗争

  运城古称凤凰城,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老城镇。这里土地肥沃,资源丰富,文化发达,是晋南三角地带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从地理位置看,它西南背倚黄河,通过禹门口、吴王渡、风陵渡、大禹渡、太阳渡、茅津渡等,与陕西、河南接壤毗邻,是一个连接三省的锁钥地带。它南可以控制陇海铁路,西可以出击陕西关中,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因此,历史上为兵家必争之地。

  要解放运城非同小可,对晋南来说是人民的福音,同时也敲响了阎锡山在晋南统治的丧钟。阎锡山在辛亥革命中投机钻营,作了山西督军。对晋南革命党人李凤鸣、张士秀进行迫害,屠杀许多晋南政界人士,在晋南安置亲信,建立了一套反动政治,贪得无厌的抓兵,要款催粮。1930年冯阎倒蒋失败,败军退到晋南。刘治明部驻解县不满一年,总计花费现大洋100余万元,强令人民负担。此后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踏上河东大地,人民又过了八年亡国奴的生活。日本投降后,阎锡山实行“兵农合一”是一种反动军事封建主义农奴制度,农民在家种地,在外服役,现役军人死后,由农民兵补充,使农民都受到军事训练,政治控制,农民都成为它的奴隶,任其驱使。群众叫苦连天,流行民谣:“军民合一”好,满地长得芦苇草;“兵农合一”人贩子,害的老婆没汉子;“兵农合一”聚宝盆,家家拉得都没人,人民大众依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晋南的阎伪专员谢克俭,效忠阎锡山,与过去当过日本汉奸的谭义海、杜克仁、胡得奎、孙连仲勾结鱼肉百姓,携手反共,迫害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这些汉奸给他贿赂黄金160两,料面10箱,手枪两打,作恶多端的汉奸受到谢的保护和重用。1946年,谢克俭把中共汾南办事处主任兼稷丽县长董警吾,在运城“烘炉台”,唆使打手将这位革命者用棍打死,同时还打死稷丽县公安局长王斌和共产党员王海清同志,还把解放区来的只要工作两年以上的一律处死。有的用刺刀捅,有的打死扔到枯井内,一次处死23人之多。残酷杀害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晋南人民对阎伪人员恨之入骨。

    20年代,就有民主人士康杰斗垮夏县两任县长的事迹。30年代,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举行“华山插红旗”,中条山暴动,武装起义,抗日战争中人民武装力量不断壮大。日本投降后,蒋阎发动人民战争,解放军首先解放了晋南人民,受到了晋南人民的热烈拥护。